近几年来,负利率债券规模飞速膨胀,不断刷新历史新高。如此违反经济学原理的情况,引起全球关注,也造成投资决策更加困难。除此之外,负利率现象的背后,隐藏的是不容忽视的经济危机。

全球负利率债券于今年九月达到高峰后,开始回落,令人不禁稍有安慰,是否负利率的情况将好转呢?实际上恐怕不是如此乐观。今天下午,2019北威秋季论坛上,北威董事总经理刘忆如以中美贸易战做为比喻,「负利率就像当前的贸易战,可能会有所暂缓,但长期趋势却毫无改变。」近期负利率的缓解,就像是中场休息,未来的世界仍是负利率当道。

不过,即使是在负利率的高峰期,也不是每个国家都是负利率。负利率大多集中在欧洲国家,亚洲国家虽然长期面临低利率环境,例如台湾,但利率仍为正值。刘忆如以此做为对比,比较了欧亚不同环境下的情况,「也因此,在亚洲国家,我们很难感受到负利率的冲击。但若是身在欧洲,负利率环绕下会有更直观的影响。」

全球各国进入负利率的时程不同,却也会带来严重后果。刘忆如表示,下一波将面临的,就是利率震荡。「因为利率会影响资金流动,这也是川普不断对联準会施压,要求降息使美元走弱的原因。」但是,降息却会引伸出另一个问题。当利率降至零点,甚至是负值时,若经济衰退再次来临,我们该如何应对?

▲刘忆如指出,亚洲国家很难感受到负利率的冲击。但若身在欧洲,负利率环绕下会有更直观的影响。

相较于欧洲,美国的情况或许没那幺严峻。「美国在前几年经济复甦时,就开始启动升息。虽然如今美国利率仍在低位,但的确比欧洲拥有更多应付经济衰退的筹码」,刘忆如解释。在经济衰退时,各国央行往往会以降息或是宽鬆货币政策,向市场注入大量资金,挽救萧条的经济。这一措施在过去屡次被施行,最近的一次即是2008年金融海啸后,美国联準会迅速降息,并出台宽鬆政策,刺激经济回暖。

货币政策所加剧的贫富差距,更是会动摇国本的问题,所幸众人在近年已逐步意识到其严重性。刘忆如以日前刚出炉的诺贝尔奖为例,「诺贝尔奖历来都是反应当下社会最关注的问题,过去可能是气候变迁,但今年诺贝尔经济奖三位得主,却是研究贫穷问题。」

虽然负利率会造成如此困境,但事实上各国政府已经是左右为难。刘忆如解释,「政府若不希望依赖货币政策刺激经济,就只能使用财政政策。问题是,当政府没有钱时,举债势必依靠大量印钞,这还是走回了货币政策的老路」。

在负利率环境下,却仍然有受益者,就是发债者。在这样违反经济学理论的情况,借贷方成为最大赢家,他们能以极低的成本获得资金。相反地,受害的是小额存款的一般大众,以及出借资金的投资人。无论是在银行存款,或是借出资金,不仅无法得到丝毫利息,甚至还要给予借贷方利息。

听起来极为荒谬的景象,却是现今社会的真实写照。在负利率环境下,如何保全自己资产价值,进而获利,成了更为艰深的问题。

利率刘忆资金欧洲经济国家货币政策环境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
图文排行Image & Text ra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