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见到她,脖子缠绕一条白色围巾,两颗铜铃般的大眼睛,紧盯着我看,上起课来问题特别多,个性是属于朝天小辣椒,也因为练过空手道,班上的男学生挺怕她的,但她对我还算尊重,只是古灵精怪的个性,冒出课程以外的问题,老师您有没有男朋友啊!为甚幺还不结婚呢?让我招架不住。
下课她继续纠缠,觉得那条白色围巾已经牢牢围住我们两个的脖子,让我有点透不过气来,「老师我爸爸在我没出生时,发生意外走了!」语气转为悲伤,「那妈妈有没有再嫁?」「没有啊!只是因为经济上的原因,跟一个中年男人同居。」「那个男人对你好吗?」「不是很好啊!脾气爆烈,有时还会打妈妈,不是为了生活上的温饱,真想跟他摊牌。」说着说着,她像洩了气的皮球,「那你更要好好念书,以求经济独立,才能孝养妈妈,不再依附那个男人。」她点点头,面带微笑,这就是我们相遇那一天谈话的内容,也许是我有一张慈悲的面孔,让她卸下心防,畅所欲言。
随着溽暑来临,她脖子上不围白色的毛线围巾,转而繫上白色丝巾,我问她为甚幺?天气那幺热?她回答我因为甲状腺常发炎,又常在冷气房,围着保护着,喔!原来如此,接着帮她检查推甄资料,修改自传、读书计画,发现她真的满优秀的,也预祝她可以更上一层楼,考上理想的学校。
毕业典礼前夕,传来噩耗,撼动全校师生,她居然被人杀死,导火线是妈妈与姘头吵架,她上前维护妈妈,也许是有空手道的基础,和姘头大大出手,但是一个小女生怎敌一个大男人的力气,姘头最后从厨房拿出菜刀,朝着她脖子狠狠砍下去,杀红了眼,砍得脖子断裂,鲜血四处溅射,最后只剩连着一张皮!
我赶紧跑去她家弔唁,看着她最后的容颜,苍白的脸搭着白色的围巾,没想到一条年轻的生命就此殒落……
在那年的中元普渡,她的妈妈在家门口摆设祭品,烧着纸钱,白烟瀰漫,传说她有出现,依旧穿着学校制服,目光炯然有神,抓起桌上的供品,大口往嘴里塞,白色围巾在风中飞扬起来。※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
图文排行Image & Text rank